欢迎进入甘孜藏族自治州科学技术和知识产权局

中国西部农牧业长期发展思路

来源查看原文 发布时间[2017-01-02]
农牧业和农村牧区经济是西部地区国民经济的主动脉。新时期中国西部地区的农牧业发展问题,本质上并不是农牧业内部自身的问题,而是城市化、工业化发展严重滞后的问题。西部农牧业发展的出路关键在于加速推进城市化、产业化和可持续发展。如果西部城市化水平上不去,农牧业产业化经营局面打不开,城市化进程不能得到实质性的提高。那么,西部农牧业的可持续发展就会陷入新的徘徊期,并将给稳定西部农牧业基础和农牧民奔小康带来严重后果。
一、实施城市化战略,推动农牧业人口向大中城市转移
农业人口向城市集中是一种客观趋势,西部地区的未来发展必须要正视世界城市化发展的大趋势,这也是适应西部地区特点、解决西部地区农牧业长期发展的重大举措。一味地锁定在就农牧业论农牧业的发展,将不足以解决西部的“三农”问题。那么农牧业人口遵循目前普遍流行的观点和政策取向,向小城镇转移,我们认为,这是我国沿海地区实现经济快速发展、转移劳动力的成功选择,但是对于广大的西部地区来说,通过走小城镇发展模式的道路不可行。第一,小城镇发展的依托是乡镇企业。与沿海地区相比,西部目前乡镇企业发展的众条件都不具备。①市场由长期的短缺转变为普遍的过剩,产品进入市场的门槛愈来愈高。西部已失去了在短缺条件下发展乡镇企业的市场条件。②西部劳动力素质和个人技能较差,以及客观上地缘条件的限制等等,缺乏大规模发展乡镇企业的市场主体。③长期封闭,与外界的联系不紧密,很难及时捕捉到市场信息。由此决定了乡镇企业不可能大规模发展,进而影响到小城镇的建设以及劳动力人口的转移。第二,西部地区的自然特点也不宜大规模发展小城镇。①西部地区人口并不多,不象沿海地区那样人口密集,城市是要讲集聚规模的,而人口并不密集的西部,要形成众多的小城镇,不符合城市发展的规律。由于规模小、布局分散,不利于产生对转移人口的强大吸引力。②西部生态脆弱,若大规模进行小城镇建设,必然会加剧生态压力和破坏程度,不利于西部农牧业可持续发展,恢复自然的良性循环。③西部绝大部分地区的小城镇现有基础太差,若要发展必须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是目前财力所不允许的。
由此看来,转移农牧业人口只能依靠发展大中型城市了。西部地区“城市短缺”特别是“大中城市短缺”已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西部地区城市化率仅为23%,比全国低13个百分点,从西部城市构成来看,200万人口以上只有3个, 100—200万人口有5个,50—100万人口的城市有 4个。由于城市特别是大中城市短缺,导致城市对广大的农牧区腹地的辐射带动作用弱小,农牧业科技水平低就是这方面最集中的表现。同时现有的城市规模偏小,不利于人口就业。比较典型的农牧区税费负担重的问题,实际上也就是城市短缺的结果。
因此,西部的城市化问题,除具有城市聚集一般效应的作用外,对解决西部“三农”问题也具有极为关键的意义。解决西部农牧民转移出路和减轻人口对资源的压力,实现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主要靠城市化,靠大中城市的发展。
当然,就西部总体而言,以城市化带动农牧业发展,是一个长期的动态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不断探索,既要积极,也要稳妥。在具体操作中,需要把握的基本思路是:
从发展目标上看,要实现西部城市化,使农牧业劳动力占社会总劳动力比重下降到15%左右的水平,使城市二、三产业占GDP的比重提高到90%左右的水平。在目前条件下,意味着要将 4000万左右的农牧业劳动力转入非农部门,加上其扶养人口,就是要将近1亿人口转入城市,这相当于要在西部调整建设8个北京市。按照20年来我国城市化平均速度和1%的人口自然增长率计算,再结合西部的实际,要实现上述15%的农业就业人口目标,需要近20年左右的时间。
从发展模式上看,西部地区城市化要以发展大中城市圈为中心作为推进战略,强化中心城市和大中城市的建设,尤其要重点建设省会(首府)城市和沿边、沿路等交通走廊的大中城市。借鉴国外的经验,形成西部十几个中心城市圈:呼(呼和浩特)包(包头)圈、乌(乌鲁木齐)库(库尔勒)圈、拉萨圈、成(成都)渝(重庆)圈、贵(贵阳)都(都匀)圈、昆(昆明)玉(玉溪)圈、南(南宁)钦(钦州)圈,还有所有的盟(市)和地级区(市)所在地等都可以发展成50—100万人口的大城市。通过增强这些大中城市的活力,提高城市对农村牧区的带动和辐射作用。另外,在西部资源比较富集的地区,通过项目开发与工矿业的发展带动一批工矿城市的兴起和壮大。在条件优越的边境口岸地区,通过发展边贸和外向型经济带动城市建设和人口的聚集。
从发展途径上看,西部城市化面临的基本问题,就是要解决好不断扩张的农牧民转移的巨大引力与城市吸纳劳动力空间有限的矛盾。因此,大城市发展必须因地制宜,要把数量扩张与产业转移同地域转移协调统一起来,避免因地域转移超前于产业转移,出现大量无业游民流荡于城市而引发“城市病”;也防止由于地域转移长期滞后于产业转移,产生农村剩余劳动力及其相关人口大量滞留在农村引起的“农村病”现象。要发挥政府推进城市化战略的主导作用,制定城乡协调发展政策,正确选择城市发展战略,抓好城市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
此外,在促进大中城市吸纳农牧区人口的同时,还要积极鼓励西部的农牧民向东部转移。这也是减少西部农牧业人口的有效途径。
二、发展西部特色农牧业,走可持续发展道路
西部地区自身具有发展特色农牧业的巨大优势和潜力。
首先,后备土地资源和牧草饲料优势。西部地区拥有分别占全国73%、35.6%的草原和草山草坡资源,其中草原面积是耕地的5.6倍。全国五大牧区在西部,还有相当一部分水土条件好的缺水草场未得到利用,如位于五大牧区之首的内蒙古草原有20%的缺水草场待开发。1999年,西部省区粮食生产占全国的26.3%,但秸杆利用率很低,内蒙古的秸杆利用率仅为30%,整个西部农业区的牧草饲料资源有待开发。
其次,特色农业和畜种资源优势。由于西部地区独特的气候条件,西部已经成为我国棉花、烤烟、水果、花卉、药材等产品的主要生产基地,开发潜力巨大。西部人均林地和草地面积高出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以上,经过人工种植改造,提高和改善植被品质,可以大大降低开发成本,提高经济效益,因而西部林地和草地利用前景十分乐观。另外,西部地区地域辽阔,自然生态环境多种多样,经过长期的自然选择和人工选择,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畜种资源,如内蒙古的鄂尔多斯白绒山羊、乌珠穆沁羊、新疆的细毛羊、西藏的牦牛等等。这些优良品种和特色农牧业资源为西部发挥特色优势提供了条件。
第三,生物物种优势。西部生物物种繁多、分布广泛、野生比例大、珍稀品种多、经济利用价值高。如内蒙古草原野生植物有1000多种,其中饲用价值高、适口性好的有100多种,这些优良牧草是草地改良、飞播、人工草地建设的重要牧草资源。还有新疆已查明食用、药用、工艺、固沙、观赏等植物3000多种,稀有植物100多种。云南动植物物种3万多种,动物两栖类93种、爬行类 145种、鸟类778种、哺乳类259种,号称植物王国、天然花园、香料王国、药物王国。
第四,劳动力资源优势。1998年,西南地区的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和西藏乡村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分别为78.5%、79.9%、81.8%、82.8%、81.8%和84.6%,分别高于全国平均水平8.3、9.7、11.6、12.6、11.6和14.4个百分点;西北地区的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和内蒙古乡村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分别为76.6%、79.8%、65.8%、70.2%、51.5%和73.35%,其中内蒙古、陕西、甘肃分别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5、6.4和9.6个百分点,宁夏与全国持平,青海和新疆分别低于全国的4.4和18.7个百分点;农业劳动力占农村劳动力的比例全国为70.3%,西部为78.3%,西南地区为78%,西北地区为78.9%。
第五,环境优势。西部地区地形复杂、气候多样,导致农业立地条件复杂多样,是发展绿色农牧业和生产绿色食品的良好环境,对于发展以资源、气候、立地条件为基础的特色农牧业具有得天独厚的环境优势,如内蒙古已初步形成毛绒制品、牛奶、牛羊肉、皮革、小麦、马铃薯、大豆、玉米等八大特色产业系列,一批闻名遐迩的农畜名牌产品、特色产品、绿色产品正在内蒙古大地崛起。在西部可以发展生态农牧业和阳光农牧业、绿色农牧业、旱作农牧业以及沙漠绿洲农牧业、河套农牧业等。
西部发展特色农牧业在全国的相对优势。可根据计算区位商(LQ)和其他相关指标分析的方法,判断各种农畜产品在不同地区内的相对优势和专业化程度,LQ>1,表明所分析的产业或产品在该区域专业化程度高于全国,具有相对优势;LQ<1,表明所分析的产业或产品在该区域专业化程底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产品不具有比较优势。计算结果表明:粮食三大品种稻谷、小麦、玉米的生产专业化程度在西部各省区普遍不高,稻谷只有重庆和四川略高,区位商分别为1.5和1.4;小麦只有青海、西藏略高,分别为2.7和1.9;玉米只有内蒙古略高,为2.5。由此看出,西部的粮食生产能力不具备对全国的供给功能,更不具有比较优势。其他农产品的生产专业化程度主要有新疆的棉花和贵州的烤烟比较高,区位商分别为16.3和7.7,具有在全国较强的比较优势。畜产品中,牛肉在我国中部省区的区位商为1.17,其产量占全国的 42.4%,因此养牛业在中部的比较优势最高,西部位居第二,东部最弱。羊肉在西部省区的区位商为 1.69,而中部和东部仅为0.70和0.79,远低于西部,总体上西部养羊业的比较优势最高。从西部本身看,养羊的比较优势也表现出明显的地域差异,西南部的广西、云南、四川、贵州、重庆区位商低于1,比较优势微弱;西北部的草原地区养羊比较优势明显,区位商都高于1,最高的新疆高达10.5,西藏区位商为9.76,内蒙古居第三位。猪肉在西部省区具有较高的比较优势,但主要集中在西南省区,如四川、广西、云南、重庆、贵州,区位商都高于1,而西北的西藏、青海、宁夏、新疆不具有比较优势,内蒙古的区位商为0.98,具有一定比较优势。西部省区奶类在占全国总量的40.1%,高于东部和中部的比重。其中内蒙古、新疆奶类产量占全国的9.01%和 8.73%。成本收益分析结果表明,在西部12个省市区中,内蒙古专业户饲养的奶牛最具比较优势,成本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产值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耗粮数量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全国羊绒产量9799吨,西部占90.8%。其中,内蒙古占西部的55.9%,占全国的39.6%;新疆占全国总量的8.3%,陕西占7.8%,西藏占6.2%,甘肃、青海、宁夏分别占3.6%、2.3%、2.8%。羊绒主产于西部的西北部地区,尤其是内蒙古具有很高的比较优势。西部省区羊毛产量占全国的65.6%,主要集中产于内蒙古和新疆,分别占全国的23.8%和22。5%,甘肃、青海次之。西北部草原牧区羊毛生产具有很高的比较优势。西部省区禽蛋类产量仅占全国的11.3%,整体上西部比较优势微弱。
以上分析表明,西部农产品相对优势不突出,不具备面向全国的供给功能,应把西部农牧业发展的功能定位在畜牧业上,重点突出6个特色、打好 6张牌,即突出西部特色,打名优牌;突出环境特色,打绿色牌;突出自然特色,打观光牌;突出草原特色,打草原牌;突出物种珍稀特色,打珍稀牌;突出野生特色,打野生牌。基于这些特色农牧业资源的相对比较优势,应把发展的重点定位在十大类优势特色农牧业发展和十大优势产业系列的开发上,包括:绿色食品、草地畜牧业、籽种农业、果蔬农业、蒙藏药种植及加工业、野生植物驯化和种植、特种养殖业、花卉业、观光农牧业、生态农牧业;毛绒制品系列、奶类系列、牛羊肉系列、皮毛系列、茶叶系列、马铃薯系列、大豆系列、油菜籽系列、棉花系列、花卉系列等。
三、推进农牧业产业化经营,增强西部农牧业自我发展能力
加快实施西部农业产业化经营战略的关键是形成一批能够真正开拓市场,连接和带动农村牧区基层经济组织、中小型企业和农户的龙头企业。近年来,西部各省区相继形成多种类型的农牧业产业化组织。如,内蒙古的伊利集团从1983年的回民奶食品厂起步,到1999年末,伊利集团资产总额已达到9.9亿元,净资产总额7.32亿元,年销售收入11.5亿元,实现利润1.1亿元,上交税金1.1亿元。同时,伊利集团立足主导产业,与农牧户建立龙头加基地式的合作经济组织,为农牧户出资兴建奶牛养殖基地,发展壮大乳制品产业化系列。这些农牧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连接带动了一系列基层社区经济组织、中小型企业和农牧户,给西部农牧业发展带来了生机与活力。发展西部农牧业产业化经营,要进一步突破目前只局限于农业内部的农工商经营,实现工业、商业、农业三大产业之间的真正联合,在国民经济运行中形成贸工农一体化;要进一步突破利益连接方式的局限和原有封闭分割的格局,在企业与农牧业的有机结合中,形成新的良性经济循环。
加快发展西部农牧业产业化经营的战略重点应该放在:一是强化制度创新,建立新型的利益分配关系,这是保证农牧业产业化经营健康发展的关键。要大力发展“订单农业”,农民生产什么由公司下订单,公司把农村牧区当作原料生产基地,既保证公司的原材料供应,又可让农民获得合理的价格,减少市场风险。提倡龙头企业通过建立风险基金,实行保护收购、按农户出售产品数量返还利润等方式,与农产建立稳定的利益联结机制。积极探索农用土地使用权、产品、技术、资金等要素入股,采取股份制、股份合作制等形式,与龙头企业结成风险共担、利益均沾的共同体。二是加强组织创新,发展适应西部农牧业产业化经营的新型组织形式,培育和发展农户参与合作经济组织,既要代表农民处理与龙头企业的关系,提高农民的谈判地位,争取更多的利益,又要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引导农民向区域化布局、专业化生产方向发展,解决单个农户想办而办不到或办不好的事情。三是进一步加强龙头企业建设。要通过技术改造、资产重组、企业改革等措施,增强龙头企业的市场开拓能力,重点培育和扶持一批能进行农畜产品深度加工,为农牧民提供服务和带动农牧户发展商品生产的龙头企业,并尽可能做到规模大、水平高、外向型、产品新,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四是扩大生产规模,实行区域化布局、专业化生产。要从实际出发,把基地建设、生产规模的扩大与产业结构调整结合起来,以市场为导向,发展各具特色、布局合理的优势产业和产品,形成区域主导产业,逐步形成与资源特点相适应的区域经济格局。建立专业化、区域化的农业生产基地,把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形成商品批量、加工批量、销售批量,使资源产出率、劳动生产率和经济效益达到最优化,夯实农牧业产业化经营的基础。
根据以上发展思路,未来西部农牧业长期发展政策应当是:以加速城市化为首要条件,粮食生产以满足自给和半自给为方向,把西部畜牧业发展作为主功方向。适度调整农牧业产品的供给功能,重点强化其生态服务功能,发挥其作为全国生态屏障的重要作用。以退耕还林还草为切入点,增强自然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性。推进农牧业产业化经营,发展特色农牧业,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最终实现在改善西部地区生态环境方面有新突破,在农业和农村牧区产业结构调整方面有新突破,在切实提高农牧民收入方面有新突破,在大力发展农畜产品加工业方面有新突破。为此需要从国民经济发展的全局出发,对现有的农牧业政策作出调整,以推动西部地区农牧业的长期发展。